您的位置: 首页 >研究理论>详细内容

研究理论

高职教学质量评价模式的构建:成果导向、多元全程、赋能改进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7-07 15:18:47 浏览次数: 【字体:


一、理论依据

1.成果导向教育理念。成果导向教育(Outcome Based Education,简称OBE)由美国Spady于1981年提出,亦称能力导向教育、目标导向教育或需求导向教育[2],强调教学质量以学生受教育后的产出成果(Outcome)来衡量,成果不是学生的课程分数,而是学生受教育后真正拥有的能力,即学习成果代表了一种能力结构,这种能力主要通过课程教学来实现。相比传统教育,成果导向教育强调从学科导向向目标导向转变、从教师中心向学生中心转变、从质量监控向持续改进转变。

成果导向教育遵循反向设计原则,以学生受教育后最终要达成的教育利益相关方(政府、学校、用人单位、家长、教师、学生)的要求与期望为出发点,按照“教育利益相关方需求→人才培养目标→毕业要求(专业学习成果)→课程体系”路线,建立专业学习成果(能力结构)与课程体系结构之间的映射关系,从而确立专业教学目标和标准;通过“课程体系→课程目标→单元教学”路线,建立课程体系结构与课程学习成果、单元教学之间的目标逐层分解和反向支撑关系,从而确立课程教学目标和标准。

成果导向教育按照正向实施过程,教师在每门课程、每个单元教学的组织实施中,以学生为中心,重点指导帮助学生取得学习成果、评价学生是否达成学习成果、改进优化教学,保障学生取得顶峰成果;以学习成果达成为焦点,教学评价强调达成性评价而不是比较性评价,注重学生达成学习成果的内涵和个人的学习进步,不强调学生之间的比较。通过教学评价对学生学习状态、学习体验、目标达成的明确掌握,持续改进教学活动,以保障课程教学能有效支撑专业学习成果达成,即始终与毕业要求相符合。同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学生全面发展需求和用人单位反馈意见,持续改进培养目标,以保障其始终与内、外部需求相符合;并持续改进毕业要求,以保障其始终与培养目标相符合(见图1)。

f74fe5d48b0c47d79bf10b33b143b950.Png

2.第四代评价思想。从质量监控向持续改进转变是成果导向教育相比传统教育的三大转变之一。如何发挥评价在持续改进中的激励和诊断作用?评价利益相关各方多元价值取向和价值判断的一致性是关键核心要素,这也是第四代评价思想的核心要义。第四代评价是美国著名评价专家顾巴(Egon G.Guba)和林肯(Yvonna S.Lincoln)于20世纪80年代末,在分析前三代评价缺陷的基础上提出的。第四代评价提出评价的出发点是对利益相关各方评价要求的“回应”,评价的本质是利益相关各方通过“协商”增进了解、加强沟通、达成共识、形成“共同的心理建构”的过程。如评价主体之间通过相互沟通协商,消除对评价结果的分歧,共同形成一致的评价意见;又如评价主体与评价对象之间通过反馈沟通协商,对评价内容的价值判断形成统一观点。

基于回应、协商和共同建构,第四代评价尊重评价利益相关各方的多元价值需求,主张利益相关各方的多元主体参与评价,共同建构评价的价值取向,实现价值判断的一致性;强调评价在利益相关各方的往返重复沟通协商中共同建构、达成共识,更好发挥反馈、引导、激励、改进作用,从而促进评价对象不断提升。

二、内涵意义

借鉴成果导向教育理念,以学习成果表达职业能力,构建“专业→课程→教·学单元”学习成果链,以学习成果的累积达成监测学生职业能力的逐步形成来评价教学质量,提出基于学习成果链评价教学质量的新理念,解决了高职教学质量评价理念陈旧的问题。聚焦学习成果逐级达成,研制“专业-课程-教师-教学-学生”全链条质量评价标准,形成专业评价、课程评价、教师教·学全程质量综合评价、学生教·学单元成果评价、学生课程学习成果评价、学生专业学习成果评价等教学全过程质量评价链。

借鉴第四代评价思想,聚焦学生学习成果达成,建立校企专家、校企督导、同行教师、企业教师、教师和学生等共同组成的多元评价主体,对教学单元、课程、专业学习成果开展达成性评价、质量调查、专项评估、复核回访等,形成多元化、全过程质量评价数据链,解决了高职教学评价主体和形式单一的问题。建立教学质量综合测评系统,基于成果链的评价数据系统分析,将评价、诊断、改进落实到每门课程、每位教师、每个学生、每个教·学单元,实现以数据驱动精准诊断。建立评价反馈、“教学→课程→专业”递进诊改和评价考核等评价结果运用机制,强化评价的改进提升功能,保障评价赋能有效改进。

综上所述,借鉴成果导向教育理念和第四代评价思想,提出成果导向、多元全程、赋能改进的高职教学质量评价模式,解决了高职教学质量评价理念陈旧、主体和形式单一、结果运用不力等问题(见图2)。

95e6cce4f58c47589a871923ce042ef4.Png

三、构建路径

1.精准对接教育利益相关方需求,构建“专业→课程→教·学单元”学习成果链。精准对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学生全面发展需求,按照“教育利益相关方需求→专业人才培养目标→毕业要求(专业学习成果)→课程体系”成果导向反向设计原则,确定专业学习成果,构建专业课程体系。运用二维矩阵法,逐层分解专业学习成果(见表1,),形成逐层分解且反向支撑的“专业→课程→教·学单元”学习成果链,将工作领域的职业能力需求转换为学习领域的学习成果要求,以学习成果表达职业能力。运用BLOOM教育目标分类法,精准刻画学习成果目标,将职业能力转换为具体化、可衡量的学习成果,通过评价成果链的累积达成,监测学生职业能力的逐步形成,实现基于学生学习成果评价教学质量,强调以“学”为中心,加强对“学”的过程、“学”的结果与目标契合度的关注,实现基于成果链的质量生成过程精准监测。

2.基于成果导向教学目标,研制“专业-课程-教师-教学-学生”质量评价标准,形成成果导向的教学全过程质量评价链。基于成果导向教学目标,以学生为中心,以成果为导向,以逐级评价学习成果的达成监测教学质量生成过程为主线,研制“专业-课程-教师-教学-学生”教学全链条质量评价标准,形成教学全过程质量评价链。质量评价链既对学生的教学单元学习成果、课程学习成果、专业学习成果进行评价,也对教师的教学设计、教学实施、教学检测、教学诊改、教学效果进行评价;既针对不同评价主体的同一评价对象设置不同的评价指标,也针对同一评价对象的不同评价指标设置不同的量化权重和质化反馈,例如校级教学督导和学生在评价教师的教学质量时,由于维度不同,则评价指标设置的角度也不相同(见表2、表3所示,)。

3.聚焦学生学习成果达成,建立校企多元评价

主体和教学质量综合测评系统,形成多元化、全过程评价数据链。聚焦学生学习成果达成,基于质量评价链,建立校企专家、校企督导、同行教师、企业教师、教师和学生等共同组成的多元评价主体,既评价学生的教·学单元、课程、专业学习成果,也评价教师的教学设计、教学实施、教学检测、教学诊改、教学效果,既采取听课、检查、调查、访谈等形式开展过程评价,也运用专项评价、回访复核等形式开展结果评价,实现教育利益相关方全过程监测“学”的过程、结果与目标的符合度。建立教学质量综合测评系统,及时采集、分析、挖掘、反馈校级、院级、专业、课程、教师、学生等各级学习成果的多元主体质量评价数据,形成数据链。基于数据链的系统分析,及时查找“学”的过程和结果与目标的偏差,及时改进完善,实现“评价-分析-反馈-改进”有效互动,将基于成果链的评价、诊断、改进落实到每门课程、每个教·学单元、每位教师、每个学生,实现基于数据链的质量精准诊改。

4.建立多重质量评价结果运用机制,保障质量评价赋能有效改进。建立评价反馈、“教·学单元→课程→专业”递进诊改和评价考核机制,激发教师动态改进教·学活动,确保教·学单元和课程学习成果的达成度,保障课程教学有效支撑专业学习成果的达成,形成内部质量保证诊断与改进控制循环。同时,基于需求变化,动态改进人才培养目标和毕业要求,保障人才培养目标始终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学生全面发展需求相符合、毕业要求始终与人才培养目标相符合,从而形成内外循环相互促进的动态改进机制,实现基于评价链的精准育人。(节选自《职教论坛》2021年第5期)

 

终审:陈媛
分享到:
【打印正文】